主頁 > 安全用電 > 正文

用電量仍是經濟增長的風向標

來源:未知 時間:2019-02-23 10:33瀏覽量:

用電量仍是經濟增長的風向標 

筆者認為,期內電力消費增長與經濟總量增長缺乏一個穩定的、一一對應的關系,這在當前經濟轉型期表現得尤為突出。主要原因是經濟總量增長的“波瀾不驚”往往掩蓋了中微觀層面生產調整的“波濤洶涌”,經濟總量增長決定了電力消費增長的“中樞平臺區”,但是中觀行業層面的經濟結構優化、微觀企業層面的生產決策調整對短期內電力消費的影響巨大,是影響短期電力消費圍繞中長期“中樞平臺區”波動的最主要因素。中微觀層面的這種結構性變化,可以通過庫存周期理論得到一個較好的解釋。

 

2018年我國電力消費增長勢頭較為突出,在GDP增速創2012年“新常態”以來新低的情況下,電力消費增速創“新常態”以來的新高。國家能源局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全社會用電量6844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8.5%,大幅高于我國GDP增速,電力彈性系數將達到1.3。

短期內電力消費增長與經濟增長存在較大的差異,相關研究學者及政策界將這種差異歸結為兩者關系的“脫鉤”,筆者認為能源電力是經濟增長的重要投入要素,兩者之間不應存在著“脫鉤”現象,對電力經濟關系把握不清,在電力需求預測中遺漏重要的經濟變量是兩者存在差異的最主要原因。

電力消費預測要考慮庫存周期因素

對電力消費水平的準確預測一直以來都是國內外難題,這在短期電力消費預測中最為突出。學界以及政策界對短期電力需求預測往往有著“思維固化”的傾向,所謂“思維固化”指的是在預測短期電力消費時沿用中長期電力需求預測的思路,重點考慮 GDP 增長、產業結構調整等長期因素,但缺少對中頻或高頻經濟數據的挖掘及其與電力消費數據的關聯分析,同時也忽視了短期內對電力消費影響巨大的“結構性”事件。這種研究思路造成了國內相關學者普遍存在 “電力經濟之間短期內存在脫鉤,中長期關系穩定”這一特殊印象。

筆者認為,短期內電力消費增長與經濟總量增長缺乏一個穩定的、一一對應的關系,這在當前經濟轉型期表現得尤為突出。主要原因是經濟總量增長的“波瀾不驚”往往掩蓋了中微觀層面生產調整的“波濤洶涌”,經濟總量增長決定了電力消費增長的“中樞平臺區”,但是中觀行業層面的經濟結構優化、微觀企業層面的生產決策調整對短期內電力消費的影響巨大,是影響短期電力消費圍繞中長期“中樞平臺區”波動的最主要因素。

中微觀層面的這種結構性變化,可以通過庫存周期理論得到一個較好的解釋。庫存周期理論主要衡量企業庫存、產品價格等變量的短期波動,一般按照商品的量價關系分為四個階段,分別為:“被動去庫存”階段,經濟開始邊際轉暖,商品需求回升,企業庫存來不及反應,導致被動下降,商品價格開始上升;“主動補庫存”階段,經濟開始明顯轉暖,需求回升,企業預期積極,主動增加庫存,商品價格持續上升;“被動補庫存”階段,經濟邊際變差,需求下降,但企業還來不及收縮生產,庫存被動增加,商品價格開始下降;“主動去庫存”階段,經濟明顯變差,需求出現下降,企業預期消極,主動削減庫存,商品價格持續下降。

有研究顯示,2000年之后我國大致經歷了五輪庫存調整周期,分別是2000—2002、2002—2006、2006—2009、2009—2013、2013—2015年,其中2002—2006、2006—2009、2009—2013這三輪商品周期偏強,上升期均在27個月左右;2000—2002、2013—2016這兩輪周期偏弱,上升期均為12個月左右。考慮到2012年以后,我國進入了經濟發展的新常態,經濟增長和電力消費的“中樞平臺區”有更強的借鑒意義,本文以2013—2015年為例,說明商品庫存周期與全社會用電量之間的邏輯關系。2013—2015年,我國GDP分別增長7.8%、7.3%和6.9%,增速逐年下滑、波動較小,但這三年間電力消費增速的波動較大,這可以通過商品的庫存周期變化得到較好的解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3年初,我國工業生產資料PPI觸底后開始反彈,年中由被動去庫存進入被動補庫存階段,價格水平保持平穩,企業生產持續擴大,全年拉動全社會用電量增長7.5%;2014年年中工業生產資料PPI開始走低并持續到2015年底,進入了被動補庫存和主動去庫存階段,電力消費增長逐年放緩,2014年和2015年全社會用電量增速分別降至3.8%和0.5%。

2019年電力消費有較大下滑風險

在明晰年度電力需求預測的基本框架的基礎上,從宏觀經濟增長的走勢來看,2019年我國經濟仍將延續經濟“新常態”以來的放緩趨勢,下行壓力較大。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中,主要經濟體復蘇態勢將有所放緩,對外貿易增長的動力不足;消費增長面臨著主要消費品種增長乏力、消費潛力不足等諸多不利因素;投資到位資金以及意向投資資金增長緩慢,投資增速將保持低位。國內結構性矛盾依然突出,新舊動能轉換過程中,新動能對經濟增長還未形成有力的支撐。綜合來看,2019年我國GDP增速有可能繼續放緩。經濟增長的持續放緩決定了電力消費增速的“中樞平臺區”不斷下移。

從庫存調整周期來看,2016年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落實落地,商品的“上升期”更強,工業生產資料PPI從2016年初開始企穩回升,2017年全年維持在8.5%左右的高位水平,2018年維持在5%左右的增長水平,這使得2016—2018年三年中電力消費增速逐年提高。但2018年三季度末開始,工業生產資料PPI出現了較為明顯的下滑趨勢,通過調研,筆者發現,受行業效益大幅回升的影響,煤炭、鋼鐵、建材、化工等諸多上游行業投資重新呈現回升趨勢,同時,行業潛在產能也將在2019年下半年大概率釋放,價格下降局面基本已成定局。結合商品周期的時間特征以及筆者對中上游行業企業的調研判斷,目前我國行業發展進入“主動去庫存”階段的概率較大,工業企業特別是支撐電力消費增長的中上游企業將大幅減少生產規模,帶動全社會用電量明顯下滑。

此外,溫度也是短期內影響全社會用電量的重要因素,如2017年7月份,我國出現極端高溫,高溫范圍波及滬、蘇、皖、鄂、湘、贛、浙、閩、粵、桂、渝、川、黔等13省(市、區),高溫天氣直接反映到了電力需求以及負荷數據上,多個省份月度全社會用電50%的增量均由高溫貢獻。

在宏觀經濟增長趨緩、工業生產進入去庫存周期的前提下,2019年我國全社會用電增速將降至4%—6%的區間水平,中方案5%左右的概率較大,全社會用電量約為7.19萬億千瓦時。如果考慮極端氣溫的影響,則2019年我國全社會用電量增速將維持在4.5%—6.5%區間,中方案5.5%左右的概率較大,全社會用電量約為7.22萬億千瓦時,略超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目標。

2码准期期准永久免费